姆维拉战役:刚果黑人军对葡萄牙-安哥拉联盟的大败

17世纪中期,随着刚果王国的壮大与葡萄牙人转向南方的安哥拉,两者间的矛盾已不可调和。发生在1665年的姆维拉战役,就是双方一系列军事冲突的最终结果。

虽然葡萄牙不愿意放弃在刚果的权益,但也不可能抛弃对自己更友好的安哥拉人。这在今人看来并无什么不妥的多边策略,在刚果贵族看来却是异常危险。作为首个同欧洲文明大规模接触的黑人王国,刚果人在一个多世纪内都在借用外来的组织技术,强化自身的势力与凝聚力。但在安哥拉同葡萄牙关系逐渐升温后,刚果独霸黑非洲奴隶贸易的局面就会被打破。这也是他们开始大力反对葡萄牙势力,并将安哥拉视为最大对手的重要原因。

1624年,刚果人暂时放弃了向拥有葡萄牙宗主权的西班牙国王控诉,转而吸引与伊比利亚人为敌的荷兰势力加入。双方在反葡萄牙问题上达成一致,并组成了较为松散的军事同盟。随着荷兰舰队控制刚果沿海,葡萄牙总督与少量驻军都撤往内陆。但因为还有安哥拉的支持,葡萄牙人并未被完全隔绝在内地。荷兰军队同样人力不足,不愿意进入刚果腹地,使得三方局势开始变得僵持。

1643年后,葡萄牙本土爆发了驱逐西班牙宗主的独立战争。荷兰人出于削弱最大对手的需要,同他们签订了长期停战协议。因此,葡萄牙势力在刚果南部和安哥拉北部地区,变得更加稳固。只要他们不打破现状,荷兰人就懒得再给刚果人以太多援助。此后,双方在1647年爆发了规模较大的康比之战。荷兰-刚果联军,依靠战斗力优势,成功重创了葡萄牙-安哥拉联军。但荷兰人反而因为忽视非洲而变得更加乏力。相反,缓过神来的葡萄牙人开始从巴西等地进行增援,最终将荷兰对手反推出去。

于是在17世纪的60年代,刚果王国不得不直面和自己打了近200年交道的老对手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unlightface.com/,尼姆队对外方面,安东尼奥一世开始重新与西班牙人接触,希望他们派兵来协助自己。同时,他们将不少剩余人口都驱逐到南方,增加安哥拉地区的经济压力。内政上,刚果人也继续利用本土天主教会的组织优势,维系着统一对外的军事贵族阶层。一些出生在非洲的混血神父和葡萄牙人内部的变节者,成为王国精英阶层的新成员。

1665年时,作为刚果国王藩属的小邦姆维拉发生了继承人内斗。分庭抗礼的两派都向外寻求援助,一方向刚果重申了自己的臣服之心,对面就马上向安哥拉的葡萄牙人求助。结果,充满对立情绪的双方都同时决定出兵,在位于今天安哥拉北部的林间相遇。

10月30日,刚果国王安东尼奥一世御驾亲征。包括自己的3个王子和2个侄子在内,有4位地方总督和总计400名贵族成员出战。他们与自己的扈从一起,构成了5000名使用盾牌和长铁剑为主的重步兵。王国的教会也大力支持,从各地协助征召了15000多人的平民弓箭手到场。安东尼奥一世还通过贸易等方式,组建了一支有380人的火枪手部队。其中的主要军官,是由卡布拉尔带头的29名葡萄牙变节者。

他们在乌兰加河的河谷以西,遭遇了有14000多人的敌军。其核心力量,是葡萄牙指挥官路易斯-洛佩兹上尉指挥的450名葡萄牙士兵。他们大部分是火枪手,只有少部分人配备了枪戟等近战武器,并携带有2门小型火炮。在他们之下,还有数百来自巴西的美洲土著部队,以及占绝大多数的安哥拉士兵。在刚果军队完全抵达前,他们就已经占据了东面河流与西面山脊间的有利地形。

安东尼奥一世下令让大部分重步兵在中路集合,形成了三个相对独立的作战分队。在他们的前面是部分担任掩护的轻步兵射手,火枪队与起义平民弓箭手也平均部署到两翼位置。为了以防万一,还有本戈公爵指挥的预备队在二线待命。

洛佩兹上尉则让葡萄牙士兵构成全军的中央,同样分为三个小分队,组成了分为两线的矩形列阵。这也是欧洲军队在三十年战争后的常用部署方式,有别于过去的那种单线配置。在葡萄牙人的两侧,是来自巴西的美洲土著士兵。他们中有少量火枪手和近战士兵,大部分人则是弓箭手。与之类似的安哥拉盟军,也被平均分配到左右两头。

战斗开始后,葡萄牙方阵的枪炮火力首先发威,将上来骚扰的刚果轻步兵一扫而空。尤其是使用后退射击战术的成排火枪,构筑起让非洲士兵难以承受的密集火力。但在两翼,刚果军队的火枪手也有着类似葡萄牙人的训练作战方式。在他们的帮助下,原本就战力更强的刚果弓箭手,一如既往压制着当面的安哥拉人。随着战斗的持续,这些葡萄牙的同盟开始无法坚守阵地。

利用葡萄牙炮兵射击的间隙,安东尼奥开始下令重步兵直接冲击对面的葡萄牙方阵。但更崇尚个人武斗的他们,在冲锋开始后就失去了防御时的密集队形。在被葡萄牙火枪射倒部分人后,开始稀稀落落的挥剑劈砍。但面对密集的枪矛和佩剑,这些非洲武士也没有太多办法。有限的战场空间,又注定了他们必须分批上前,无法发挥全部的数量优势。

当两翼的刚果火枪队和弓箭手开始合围,他们发现自己分布被位于二线位置的葡萄牙方阵所阻挡。由于缺乏用于直接突击的近战部队,他们只能在远距离上进行对射。所以,虽然看上去声势浩大,实际却没有多少火力优势。在几小时的激战中,三面遭到围困的葡萄牙阵地一直没有失守。

眼看自己的士兵开始疲劳而松懈,安东尼奥一世不愿意就此下令撤退,转而亲自上阵。但他自己很快就在最后一次冲锋中,被死战到底的葡萄牙人打死。已经精疲力竭的刚果军队,随即开始出现松动和溃败。原本已经被逼退的安哥拉盟军,这时候开始重返战场。在他们的追击下,有大量的刚果士兵也杀死。

战后,联军清扫战场,发现了超过400人的刚果重步兵尸首。除了安东尼奥国王和他的儿子们,其余阵亡者也大都是国内贵族。至于普通弓箭手的死伤,则有数千人之多。若非有有本戈公爵指挥的预备队抵御,刚果军队的伤亡数字还会进一步上涨。但安东尼奥最小的一个儿子,却在乱军中成为俘虏。葡萄牙人按照天主教传统,为刚果国王举办了葬礼。然后把他的王冠和权杖都作为战利品,送回了本土的里斯本。

由于在姆维拉战役中的巨大损失,刚果人失去了整整一代贵族精英。原本就并不稳固的内政,开始出现严重裂痕。此后的半个世纪内,原本强势的刚果王国都将陷入内战。